人大常委會烏日圖委員稱醫改要敢于推進
2018-07-19T13:27:25

新醫改方案修訂最終稿將在清明節之后公布,備受關注的公立醫院改革也給出了基本思路,現在已經明確的是將建立公立醫院補償機制,逐步將公立醫院補償由服務收費、藥品加成收入和財政補助三個渠道改為服務收費和財政補助兩個渠道。公立醫療機構改革是新醫改的重點之一,也是難點之一。困難之一在于政府如何制定對公立醫療機構的補償政策。社會希望公立醫療機構合理地為患者提供診療和用藥服務,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收入最大化。公立醫療機構則希望政府全額補償其人力成本,也就是全額支付其職工工資,以此作為其放棄追求收入最大化的條件。

人大常委會委員稱醫改“思路有了措施不夠得力”

“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核心,應當是公立醫療機構改革。1997年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實施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改革的目標、指導思想、基本原則、主要內容和現在基本一樣。為何這么多年沒有什么重大突破?”

今天上午,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八次會議分組審議國務院關于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工作情況的報告,烏日圖委員表示,1997年就提出“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保障”,以及“公立醫院改革”,但目前對公立醫院改革還在提“要逐步的、穩妥的試點”??蠢?,僅有決心還不能解決問題,要敢于推進。

公立醫院改革:應該補貼老百姓

一些全國人大常委委員、列席會議的全國人大代表對此表示贊同。方新委員說,目前公立醫院集中了我國95%以上的醫療資源,如何改革很重要。關鍵是要把公立醫院的公立性和營利性分開。現在思路是有了,但是措施不夠得力。公立醫院改革是與整個事業單位的改革聯系在一起的,希望事業單位改革方案能夠盡早出臺。

“為什么公共醫療機構的改革這么難?核心在于把基本公共醫療服務和營利性醫療服務混淆了——接受財政拔款的同時,還要通過創收來發展自己?!比舜蠼炭莆奈牢被崳甭砹Ρ硎?,公立醫院改革,醫療保障費用補給老百姓的方向是對的——國家財政的大量補貼應該給需方,而不是給供方。要讓需方用腳投票,哪個醫院醫療質量高、哪個醫院方便,我就到哪家醫院治療。讓老百姓有更多的選擇權利。但目前公立醫院改革競爭機制不夠。

任茂東委員表示,報告中提出的公立醫院改革方針是,管辦分開、醫藥分開、營利性和非營利性分開,仍然是呼吁性的說法。醫藥分開似乎有所突破,但適用范圍受限,仍不能緩解看病貴、看病難的問題?!澳殼耙┢氛家皆菏輾訓謀壤興陸?,但在二甲以上大醫院,使用大型設備和進口醫用耗材進行過度檢查和過度診療已成為其斂財的第二條主渠道,占其收入的比重近年來直線上升。由于大醫院提供的醫療服務嚴重供不應求,而且醫療服務的人力成本不斷攀升,醫院服務的價格上漲是必然的。如果公立醫院改革不回歸公益,難以解決看病貴、看病難的問題?!?

他進一步表示,國家、個人和企事業單位大量投入醫療保險,但是醫院的運行機制還是掙病人的錢越多越好。結果,政府投入不斷增加,但醫療費增長更快,患者實際上沒能得到實惠。建議政府應迫使醫院改變它的運行機制,把醫療費用降下來。政府有關部門應進一步研究,如何借助付費的第三方醫療保險經辦機構對醫療費用進行控制,使政府投入實實在在花到患者身上。

列席會議的全國人大代表、香港中文大學中醫中藥研究所所長梁秉中表示,從報告中看出,目前醫改五個大項目之中,最落后、最難推進的,是公立醫院改革。他建議,可以用減少盈利的方法進行試點,“我熟悉的一些教學醫院,每年盈利竟然超過10億元;跟我們合作扶貧的縣級小醫院,每年盈利也超過千萬元。公立醫院改革不減盈利,基本藥物制度難以發揮,基層醫療系統建立也寸步難行?!?

過度檢查:抵消基本藥物制度改革成果

基本藥物制度是本次醫改提出的一項新制度。報告中指出,截至目前,全國已有26006個政府辦鄉鎮衛生院和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實施了基本藥物制度,占總數的51%。安徽、江西、陜西等地率先在全省范圍內推開,零差率銷售后的基本藥物價格平均下降30%左右。

在今天下午的分組審議中,不少委員對基本藥物制度推行后如何完善、能否真正解決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提出了建議。

任茂東委員認為,對于基本藥物制度是否可以緩解當前看病貴、看病難問題,不宜估計過高??床」蟮奈侍?,不是基本藥物價格高造成的,而是貴在用藥結構上。特別是進口藥品和耗材價格更高?;疽┪鐫謖鲆┢廢閻械謀壤艿?,根據國家發改委去年10月公布的基本藥物價格,現有國家基本藥物目錄307種基本藥品,有65%的價格在10元以下,基本藥物的消費只占藥品消費的10%左右。

任茂東認為,藥品價格形成機制存在嚴重不足或者缺陷,是造成藥價虛高、醫生拿回扣現象的原因之一。他建議國務院有關部門重新評估現行藥品定價方法和招標采購等政策,抓緊建立科學合理的醫藥價格形成機制,取消藥品招標,實行藥品天花板零售價管理。要對國內國外藥品企業一視同仁,整合目前的多種藥物目錄,依法打擊藥品回扣之風。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眉山市人民醫院副院長夏績恩認為,導致看病貴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檢查費用不合理;二是藥費不合理。現在檢查費用非常高,很多醫院都靠檢查設備盈利。過去有8種大型醫療設備必須批準才能夠配置的,現在只要有錢就能買。

馬力委員提出,醫改的關鍵在于控制費用,才能解決看病貴問題,基本藥物制度已經實施了,但是又出現了過度的治療和過度使用現代醫療設備形成的高醫療服務價格——現在核磁共振、電腦掃描、B超已經非常普及,所有的基層醫療機構都有B超、彩超設備,做一次要幾百塊錢,成本太高。

雙向轉診:一些醫療機構仍在盲目擴張

夏績恩認為,現在看病難的問題是結構性缺陷。到大醫院看病很難,但在基層醫院看病并不是很難,根本原因在于衛生資源配置不合理。

烏日圖委員表示,我國醫藥衛生制度的現狀是基層缺醫少藥,大城市資源浪費。這兩年更嚴重了,北京、上海大量的三甲醫院重復建設,各地醫院爭著擴大規模、上高檔檢查設備,很多城市擁有的大型醫療設備遠遠超過歐美一個國家的配備量。不僅地方醫療機構盲目擴張,國家有關部門的醫療機構、軍隊的醫療機構、大行業的醫療機構,都要做大做強,這種做法不符合改革方向。

田玉科委員說,現在很多大醫院里面天天人滿為患,病人為了看病,可連續幾天半夜起床排隊掛號。有關部門雖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運行還不是很順暢。要緩解看病難的問題,最重要的是明確不同等級醫院的醫療定位?;鬩皆河Ω媒餼鲆恍┬〔?、常見病,大醫院解決疑難病。目前,老百姓對基層醫療機構的服務質量信不過,什么病都到大醫院看,而大醫院的門診70%左右都是在看常見病多發病,真正需要到大醫院看專家的疑難雜癥實際上只有30%左右。

大醫院和基層醫療機構應該實現良性的雙向轉診,才能解決看病難的問題,現在推行的公立醫院與基層醫院對口支援的模式,運行不是很順暢的原因主要有:基層醫院服務水平不夠;轉診沒有標準;利益格局沒有理順。

全國人大代表徐睿霞用自己的調研結果,建議醫改在認真落實基本藥物制度和配套政策上狠下功夫。今年衛生部在鄉鎮衛生院和城鎮社區衛生院開展“藥品零差率”工作,通過招標進入醫院的藥品不能再加價,缺口由政府補貼。這個初衷是非常好的,但調研發現,并沒有完全達到目的。

在調研中發現:過去,進同一種藥品,縣醫院價格高于鄉鎮衛生院;到地市級醫院,進價就更高一些;到省一級醫院,藥價更高。于是,同一個廠家同一個藥,就有4種價格。但現在卻發現,有的招標藥價,比縣級醫院原來的進價還要高。比如,過去鄉鎮衛生院是5塊錢進這個藥,加價50%,7.5元就可以賣了;縣級醫院可能是9塊錢賣給患者;現在,招標價卻是12元。藥品零差率,政府拿一塊錢補貼,本來想補給老百姓,但實際上都進了中間環節。結果,實行“藥品零差率”統一招標后,政府財政增加了負擔,老百姓看病更貴了。所以一定要認真落實基本藥物制度及配套政策,特別是藥價方面,凡是進入基本藥品目錄的藥品,直接以國家發改委的定價作為患者使用的藥價,而且規定所有藥廠要盡義務,對基本藥物的生產銷售每年必須完成一定額度,在稅收等各方面國家要補貼藥廠。

另外,現在把鄉鎮衛生院、縣衛生院的加價取消了,地方財政都是吃飯財政,如果補貼不能到位,會直接影響鄉鎮衛生院和社區衛生院的生存。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19T11: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