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杭3個億回收股份制鎮鄉衛生院
2018-07-17T16:17:05

杭州余杭區3億回購衛生院,能否也“回購”民心

花7500萬元賣了,花3個億買回來,從商業角度來說,這是一筆賠錢的買賣。

2002年至2003年,余杭對原有獨立核算的鎮鄉(街道)衛生院進行股份制改革,通過競拍,29位個人及其股東以7500萬元的總價,買走了原來由政府和集體開辦的全部29所衛生院。現在,這29家衛生院中的28家由余杭區政府出資3億元收回。

之前的賣,是為了甩包袱。由于政府投入不足,包括余杭在內的全國絕大多數衛生院普遍虧損,甚至出現了生存問題。當時,全余杭所有衛生院的收入加起來也只有幾千萬元,至少70%的衛生院面臨虧損,大多數虧損額度在30%以上,從經濟角度看,這樣的包袱是夠沉重的了。

甩了包袱之后,是不是就能輕裝上陣,銜枚急進了呢?現實情況是衛生院忙著坐診開方子,公共衛生服務人手配備不足,執行力也大打折扣。贏利成了股東們最大的動力。為提高經營受益,絕大多數醫生被安排坐診,大藥方司空見慣。當時,衛生院的藥品收入占到全部收入的80%-90%。醫患糾紛頻發,群眾意見很大。以為甩掉了炸藥包,沒想到又背上一箱雷管。

很多時候我們需要改變的只是一個角度而已??次侍獾慕嵌炔煌?,問題本身也會發生變化。比如說,政府把自己看作商人,那么醫療機構就成了政府名下的產業,這個產業發生虧損,當然是砍掉為宜。但是倘若政府把自己看做是公共服務的提供者,醫院成了提供醫療服務的機構,那么評價醫療機構的標準就不是今天“營業額”如何,有多少利潤進賬,而是有多少患者享受到了醫療服務,替多少人解除了因疾病帶來的痛苦。對于公共服務來說,在醫療上花的錢不叫投資,叫投入。

余杭區政府花3億收回這些醫療機構,是公共服務意識的覺醒。很多時候我們的一些地方政府總是搞不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讓它客串一下,它非得當男一號,當了男一號還不滿足,還得把編劇的活也攬下來,當然最后導演、制片、剪輯、特效也歸它了。當慣了計劃經濟的主體,并不意味著能當市場經濟的主體。在黑龍江省雙城市有所中學,應該是公辦的,但卻打著民辦公助的旗號收著高額學費,政府還參與分成。這樣的政府,已經小得掉進了錢眼里,還能搞好教育方面的公共服務,讓自己的形象在民眾當中高大起來嗎?

醫療領域也是如此。政府不應該跨過公共服務的邊界,進入逐利者的行列。當余杭區花巨資回購衛生所,不以贏利為目的去經營,而是加大投入,降低藥價,患者真正切切得到了實惠,門診人次和群眾滿意度得到了“雙增長”。從這個意義上說,余杭的巨資回購“收買”了人心,這樣的收買我們歡迎??上У氖?,時下不少醫療機構還在錢眼里游泳,當然淹死的永遠是那些看不起病的老百姓。

新聞鏈接:浙江鄉鎮衛生院列入公益事業單位 將定編定崗

定編定崗 補助經費

鄉鎮衛生院列入公益事業單位

省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省衛生廳、省財政廳、省民政廳日前聯合下發《浙江省農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機構設置和編制標準實施意見》規定,政府在每個建制鄉鎮辦好一所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鄉鎮衛生院),政府舉辦的農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為社會公益類衛生事業單位,人員編制按每萬服務人口13名至15名的標準配備。

《意見》規定,農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門診設置以全科門診為主,設置適量的急診觀察和護理康復床位,床位數一般控制在50張以內。現階段農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人員編制,根據當地的實際需要,原則上按每萬服務人口13名至15名的標準配備,其中全科醫師不少于3名,公共衛生醫生不少于2名,并配備一定比例的中醫類別執業醫師,非衛生技術人員比例不超過10%。按規劃設床位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按照每床0.7人的標準相應增加編制;服務人口在5萬人以上的農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核編標準可適度從緊。對基本醫療任務較重或地廣人稀、交通不便的邊遠、海島和山區等地,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編制配備可適當增加,但是增加幅度一般不超過總編制數的10%。政府舉辦的農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人員經費由財政適當補助。農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新進人員的招聘和錄用,主要面向高校畢業生和專業技術人員,以確保農村衛生人員的素質和醫療衛生服務水平不斷提高。任何部門和單位不得以任何理由占用或變相占用農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編制。

據介紹,目前我省有鄉鎮衛生院1705家,衛生技術人員6.9萬余名。目前,省政府已經決定,對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和城市社區醫務人員分別按人均每年3.5萬元和人均每年4萬元的標準進行經費補助。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17T15:48:15
2018-07-17T14:21:45
2018-07-17T14: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