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站的發展瓶頸
2018-07-25T18:54:35

農村衛生工作是我國衛生工作的重點,逐步建立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要求和農村社會經濟發展狀況,為群眾提供快捷、方便、安全、功能齊全的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網絡是進一步深化我市農村衛生改革的重要內容,是提高我市農村居民健康水平、促進農村經濟持續、穩定發展的重要措施。

南通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站遭遇“三大難題”

9月26日晚8點多,正在家做家務的蔣銀芳手機響起。“蔣醫生,我們廠里有一位女工腹痛得厲害,你快來看一下。”立即丟下手里的活兒,蔣銀芳拎起已經用了20多年的藥箱,不到10分鐘就趕到患者床前。

今年55歲的蔣銀芳,是如東縣馬塘鎮馬西社區衛生服務站的鄉村醫生。在如東縣,共有1000多名與蔣銀芳一樣的鄉村醫生,散布在全縣240個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站。這些星羅棋布的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站,成為了守護鄉親們健康的第一道防線。

國慶節前,記者在該縣馬塘鎮進行了兩天的駐點調研,實地感受到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建設和管理,較以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受到了村民們普遍歡迎。但同時,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站生存和發展中,還存在亟待破解的“三大難題”。

村里的衛生服務站竟由鄉村醫生籌資興建——

一難:經費困難

9月27日一大早,馬塘鎮潮北社區衛生服務站里,已有5位村民在輸液。對于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站的條件和服務,5個村民全都蹺起了大拇指。

服務站約有200多平方米,診療室、觀察室、搶救室、處置室、治療室、換藥室、注射室、藥房、計生指導室、值班室一應俱全。雪白的墻壁上,貼著一米多高的瓷磚墻裙,非常整潔。馬塘衛生所所長陳錦明介紹,在馬塘,90%以上的村級衛生服務站,都達到了這樣的條件。

建這樣條件的衛生服務站,錢從哪里來的呢?答案卻多少讓人感到有些意外——潮北社區衛生服務站,是2007年在鎮衛生所的統一規劃下,由站長宋太坤和另一位鄉村醫生籌資興建的,建房就花了16萬元。

村里的社區衛生服務站由鄉村醫生出資興建?在基層衛生一線工作了30多年的陳錦明,向記者道出了原委。

2007年以前,村衛生室大多陳舊矮小,條件簡陋。2007年,如東縣開始推進村衛生室向社區衛生服務站升級工作。但因為村級債務一般很重,一時拿不出錢來建設社區衛生服務站,于是就采取了“多元化”籌資建設的辦法。此舉,雖然一時解決了建設資金的瓶頸,但大部分建站資金多為向鄉村醫生籌集,給鄉村醫生帶來了不小的經濟壓力。按照建站資金初步測算,全縣估計超過3000萬元,縣級財政亦很難一時解決。

今年5月起,隨著基本藥物制度的推行,藥品實行零差價銷售后,社區衛生服務站的收入受到很大影響,長期以來依靠藥品差價作為鄉村醫生主要收入來源的格局徹底打破

從自給自足,到主要依靠國家補助生存,鄉村醫生收入有所降低。

對此,記者駐點期間接觸的鄉村醫生,對基本藥物制度并不反對,但大家一個共同的期盼是國家和省里能夠提高補助標準,從而彌補缺失的一塊收入。

一名鄉村醫生要服務1000名村民——

二難:工作量大

陳錦明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國家發的工資加獎金連同診療費收入,鄉村醫生的年平均收入應該能到3萬元,業務特別好的可以達到或超過4萬元。應該說,從當地的收入整體水平來看,這種收入應算不錯了。

然而,巨大的工作量,讓鄉村醫生感到付出與收入的失衡。

目前,鄉村醫生數與村常住人口的比例是1比1000,也就是說1位鄉村醫生大約要服務1000位村民。目前,社區衛生服務站實行了24小時值班制度,一個社區衛生服務站有處方權的醫生一般也就2-3名,必須輪流值夜班。采訪時,記者發現眼圈黑黑的宋太坤一直沒什么精神。細問之下,才知道前一天夜里他看了一個門診,還出了兩次診,直到凌晨3點多才睡下。一早6點多,他又要起來為村民看病、輸液。老宋說:“這是我們鄉村醫生的工作常態。一天24小時隨時待命,常年365天沒有休息。”

讓鄉村醫生更感喘不過氣來的,是他們身上的另一個重任——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工作?;竟參郎襝钅抗卜質罄?、41項,如為村民建立健康檔案、發放健康資料、預防接種動員、婦女保健、兒童保健、老年人健康管理、慢性病管理、重癥精神病管理等等。一位鄉村醫生要服務千人左右,而且全部要進行嚴格的考核;考核不合格,補助獎金就拿不到,壓力可想而知。

陳錦明告訴記者,作為衛生所長,他也深知鄉村醫生的辛苦,甚至可以想辦法為每個站再增添一名鄉村醫生。“但問題是,國家給的經費盤子就那么大,多一名醫生,大家的收入就要明顯減少,這樣大家更不愿接受。”

鄉村醫生中45歲以下的不足三分之一、退休返聘的多達三分之一——

三難:青黃不接

調研中記者發現,能給村民看病的鄉村醫生年齡都偏大。

一份如東縣衛生局去年年底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縣在社區衛生服務站工作的鄉村醫生中,45歲以下的還不到三分之一,而退休返聘的竟達三分之一。

“學醫的年輕人連鎮衛生院都不愿來,更何況是到村里呢?一來工作量大,非常辛苦;二來覺得平臺小,沒有奔頭。”在陳錦明的印象中,近二三十年來,沒有一個正規醫學校的畢業生進社區衛生服務站工作。

為解決青黃不接的難題,如東縣衛生局也在進行了探索。4年前,如東縣衛生局要求如東衛校以合作辦學形式,定向培養了300名鄉村醫生。目前,首批學生畢業后大部分都充實到了農村社區衛生服務站。但是,他們目前還不能全部考上執業助理醫師資格,即不符合鄉村醫生行醫資質,所以只能做做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工作,而要這些中專畢業生考到資格證書,還是蠻難的。

潮北社區衛生服務站的張文慧,就是第一批定向培養的鄉村醫生。小張今年21歲,她直言當初報名上了這個班,就是看中“定向”二字,起碼畢業后可以有個穩定的工作。去年畢業后,她如愿進入潮北社區衛生服務站,負責站里的藥房。小張有些失落地告訴記者,今年參加了執業助理醫師資格考試,第一輪都沒過。“題目太難了,而且通過率又卡得太緊。”問她同學有考過第一輪的嗎,她想了想,好像也就只有幾個人。

在鄉村醫生黃國兵看來,國家的鄉村執業助理醫師資格考試也不貼合農村實際。他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卷子中竟然還有血庫管理之類的考題。鄉村醫生平時就是給村民看看常見的小毛小病,治療上也就是打針、輸液,考得過多過難,根本沒有必要。他建議國家應該專門舉辦針對鄉村醫生的資格考試,最好由省或市來命題主辦,這樣試題將更貼合當地農村實際。從實際出發,試題難度要下降,這樣就有更多的年輕人可以獲得鄉村醫生的行醫資格。反之,鄉村醫生后繼無人的局面將越來越嚴重。

得知蘇南的鄉村醫生已經進入了事業編制,這讓黃國兵等羨慕不已。不過,從目前情況看,照搬蘇南模式,好象還不太實際。

記者 黃凱 實習生 張力

補記:離開潮北社區衛生服務站前,一位躺在床上輸液的患者向記者談起了基本藥物制度實施后的一喜一憂。喜的是藥價普遍下降,老百姓得了個大實惠。憂的是,社區衛生服務站只能賣列入國家基礎藥物目錄的307種藥物,許多常用藥都不在其中。他們只能到更遠的藥店去購買,多跑了路不說,個體藥店還不能刷農村合作醫療卡。他希望進入目錄的藥品能夠更多一些,更貼近當地用藥實際一些,這樣老百姓的受益將更多一些。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25T17:13:40
2018-07-25T16:44:50